您的位置:邕城党史 > 专题资料

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隆安农民运动

发布日期:2016-02-1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隆安县委党史研究室 潘启
 

  隆安1533年治县。现今位于广西中部偏西南,东及东北临南宁市武鸣区,南与南宁市西乡塘区、扶绥、崇左市交界,西接大新、天等,北与平果毗连,为南宁市辖县之一。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950年,全县划设4个区17个乡。195345日,经广西省人民政府批准,镇结县(今天等)都结区(辖17乡)划归隆安县管辖。1959725日,经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委员会批准,大新县龙咘(后改称布泉)公社以及屏山公社划归隆安县管辖。至2015年底,全县设城厢、南圩、乔建、那桐、丁当、雁江6镇和都结、屏山、布泉、古潭4乡,总人口为42万人,总面积为2277平方公里。 

  隆安治县至新中国成立前,由于远离城市,交通闭塞,加上隆安地处丘陵地带,群山连绵,可算是山高皇帝远、穷乡僻壤的地方。由于长期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在大革命时期(19241月至19277月)以及抗日战争前,在全国革命形势的影响下,在这个穷乡僻壤、人口较少的地方,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农民革命运动。广大民众组织农会,组织农民武装,开展农民运动,把斗争的矛头直指当时的统治阶级。他们不怕困难,不怕流血,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并且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一、隆安农民运动波澜壮阔,范围广、影响深 

  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隆安各地民众响应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掀起了波澜壮阔的农民运动,革命先辈们入农会,打土豪,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汗水书写了寻真理、求解放的历史篇章,为整个中华民族的解放与独立增添了浓重的一笔。据《隆安县志》记载:“19263月,陈天丙等5位青年到广西第一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后回县。192610月,在共产党和国民党实现第一次合作的推动下,隆安成立了县农民协会办事处,主任是黎献,委员是李干、陈天丙、陈启辉、黄广干、周肖山、周肖明、雷震和梁启龙等人。办事处内设组织、宣传、总务三个股。办事处领导成员分头下乡向农民宣传农民协会组织的意义和宗旨”,提出“打倒列强”“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实行二五减租”“实行男女平等”“实行三民主义”等口号。是年冬,隆安第一个农民协会在乔建乡廷罗村成立,会长陆厚刚。第一批会员有30多人(192745日发展到100多人)。农民入会要填“入会表”,在“农民协会登记表”上注册,发给每个会员一张“会员证”。继廷罗农协会后,全县共成立55个农协会,会员共2785人。其中,成立乡农民协会的有古潭、丁当、白马等3个乡;成立村农民协会的有西兴、洪造、西秀、龙庄、西安、杨圩、霸料、鳖塔、鹭鸶、博浪、罗兴、廷罗、福何、培正、平吉、九甲、龙尧、方村、同利、那元、下邓、那门、登昌、东三、华岳、大林、苑花等27个;成立屯农民协会的龙伏、积发、布诺等25个。乡村屯建立农民协会,农民协会几乎遍布全县。国民党广西省执行纪委员会农民部1932年编写的调查报告,报告中总结了隆安县农民协会组织情形及农民协会与土豪劣绅作斗争的情况。 

  农民协会成立后,各自根据本协会的具体情况,迅速组织较有觉悟的农民群众和学校师生上街游行或开展演讲,向广大民众宣传农会宗旨。丁当、乔建、那桐、南圩、杨圩、下颜、古潭等乡都有群众高擎绘有犁头图案的会旗,举着写有农会宗旨标语口号的三角小彩旗,肩扛犁耙、锄头、铁铲、镰刀等农具上街游行,鼓舞广大民众参加农会组织的自觉性和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主义进行斗争的革命斗志。 

  农民协会说服和教育广大农民,破除迷信,打倒神权,据不完统计,全县共砸毁庙宇456座,广大农民思想觉悟进一步提高,部分农户把自家的神台、香炉给撤了。一段时间,全县呈现出废除打斋祭庙,禁止仙道活动,丧葬不搞迷信,红白喜事不择“吉日”的景象,人们逐步相信科学。各地农民协会成立后,较多地方兴办农民夜校,组织农民学知识、学文化,提倡婚姻自由,男女平等。有条件的农会,组织了农民自卫军,维持农村治安,全县参加农军组织约1000余人。 

  二、农民运动与军事斗争相互结合,给予统治阶级以沉重打击 

  在第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隆安各地,包括新中国成立后划给隆安县管辖的屏山乡(时为万承州外甲、填禄甲)、布泉(时为大新县龙咘)、都结乡(时为镇结县东区)的农民运动风起云涌,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他们利用成立农民协会的机遇,组织农民自卫队或农民自卫军,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进行斗争,为当时左、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为红七军、红八军的发展壮大及其影响作出了巨大贡献。 

  大革命时期,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由于万承州地处边远山区,农民协会组织仅处于初建阶段,武装斗争尚未激烈开展,只是与土豪劣绅在废州并县的问题上进行斗争。19278月,国民党广西省党部下令撤销万承州特别区党部及下属各区分部,但九甲各村屯农民协会对省党部的下令置之不理,继续以“立党”为名,同土豪劣绅作斗争。1927年冬,九甲农民纷纷抛去国民党区分部的招牌,独立打出农民协会的旗帜开展活动。 

  192811月,万承九甲农民协会委员会成立,何以奎当选委员会的委员长,何焜、梁振昌为副委员长。黄显成、赵乃斌、隆瑞益、隆吉禄当选为委员。九甲农协会成立后,统一制定了农协会公约,主要内容是:农民协会是农民闹翻身求解放,作主人的组织,必须人人尽责努力保卫之;全体会员要服从命令,遵守纪律,执行公约,不得违抗;齐心团结,有力出力,有枪出枪,保卫地方安全;不通敌,不背叛,不损害人民利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坚决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封建土司州官。各乡、甲在成立农民协会的同时,成立农民自卫队。其中,外甲农民自卫队约有30人枪,填禄甲农民自卫队约有60人枪。19302月,何焜到外甲的刘家、团结村一带组织两个农军连,共120人枪。一连连长许大辉,二连连长黄光俊。不久,又到填禄甲组织一个农赤军连,连长隆仕巧。三个农军连成立不久,何焜将3个连合编为一个营,称“万承州外甲、填禄甲农军营”,营长隆光兴。不久,该营编入镇南游击编遣大队第四营,全营共有300多人枪。19302月初,镇结县民主政府裁判员陆端叛变,任国民党镇结县长。镇结是左右江革命根据地联系的必经之路,陆端的叛变对左右江根据地的建设十分不利。224日,何焜受左江革命委员会之命,带领镇南游击编遣大队警卫连和农民赤卫队共200多人枪一举攻占镇结县城,陆端率部抵抗,因措手不及,农民赤卫军攻势勇猛,陆端仓惶撤逃。何焜率部镇守县城月余。418日,国民党广西桂系军阀黄鹤龄兵分两路,从田东、果化向镇结县城进剿,何焜率部撤回万承昌明、外甲刘家一带隐蔽活动,与红八军失去联系。 

  19308月间,红七军军部派许卓、陈前福、佘慧率红七军战士武装护送共产党员、红七军女干部李杏锦和陈佩珩、邓中琴等人从右江来到万承,待机转赴香港。期间,李杏锦等人在万承秘密活动。在李杏锦等人的指导下,何焜继续发动群众,坚持开展斗争。19308月,国民党广西省政府同意万承撤州设县,进行民主选举县长。830日,在李杏锦及共产党员的帮助下,万承县九甲农民协会负责人何以奎主持召开九甲农民代表大会,商讨竞选民主县长事宜。全体会员极力支持何以奎竞选民主县长。在竞选民主县长当天,镇南游击编遣大队派出四五十人到县城保卫民主选举。在各甲农民协会和农军的支持、拥护下,万承九甲农民协会委员长何以奎以绝对优势的票数当选为万承县民主政府县长。红七军女干部李杏锦任民主政府秘书。新政权成立后,继续贯彻执行红七军、红八军的政治主张,继续开展农民运动。 

  1931216(农历除夕),何焜、何以奎仅留少数警卫人员留守县府,让其余人员回家过年。此时,被赶下台的州街豪绅趁民主政府人员虚少,便趁机指使暴徒袭击镇南游击编遣大队主要领导人何焜,何焜中弹牺牲。在暴徒冲进民主县政府时,县长何以奎、政府秘书李杏锦在突围中牺牲。其余民主政府干部被捕。 

  何焜、何以奎、李杏锦等人被害的消息传出后,九甲农军及农协会员义愤填膺,怒不可遏。17日,九甲农协会召开农协会委员会议,决定组织农军攻打县城,夺回何焜等遇难同志的遗体。同时,对分布在九甲各地的土豪劣绅予以惩罚。1931222日,外甲、填禄甲农赤军在隆光兴的带领下,联合万承县各甲农赤军和群众共2000多人,兵分两路进攻县城,捕杀县团总汤珍荣,并焚毁刚刚组建的国民党万承县政府。万承县民主政府被毁后,国民党万承县当局又联合九甲土豪劣绅对农协会及农军骨干进行清剿,万承县农军遭到残酷镇压。其中,黄显成、黄光俊、隆光兴、许大辉、许大琼等相继被捕,惨遭杀害。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外甲、填禄甲农军队员被迫返乡分散隐藏。至此,万承县农民协会和农民赤卫队被摧残殆尽,革命转入了低潮。 

  镇结县与万承县山水相连,万承县农民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镇结县农民运动也如火如荼。19277月,中共恩奉县特支书记余少杰到镇结县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发动群众成立农民协会。1928年夏,中共恩奉特支派党员干部梁有芳、赵世同到镇结县开展革命活动,指导镇结县建立各级农民协会和革命武装组织。1929年春,曾参加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到东兰、凤山组织农会,三次受到韦拔群接见的都结街进步青年农政回到都结街,带领在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回乡的都结青年何毅、黄金亮、农良民等人,深入各村屯,宣传中国共产党主张与号召,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19296月,19266月被迫解散的农民协会再次成立,农政当选农会主任,并以农会为基础成立农民赤卫军,其主要领导成员是:农政、冯镜、赵维祺、赵英豪。8月,赵英豪代表镇结县农民出席中共广西特委召开的广西省各县农民代表大会。会议结束后,农政、赵英豪等按照会议的要求,到各村屯广泛宣传马列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发展和巩固农民协会组织。 

  19291月,冯镜派农军骨干苏芳书、苏建业到生坡乡帮助谢维卿组建农民自卫军,共40人枪。同时,在镇结县东区(今都结乡)的陆连、都结、同乐各乡农民自卫军也发展到100多人枪。192912月,冯镜、赵维祺、赵英豪等镇结县农军领导人与果德县果化农军领导人梁有芳、赵世同等商量,决定将镇结县各农军与果德县龙旧地区农军联合整编为镇结县农民自卫军大队,冯镜任总指挥,赵英豪任副总指挥,梁有芳为指导员,辖3个独立营和3个中队。其中,生坡乡农民自卫军独立团改编为生坡乡农民赤卫军独立营,营长谢维卿,辖2个连,一连长苏芳书,二连长苏建业。19302月,镇结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镇结县农民自卫军大队改称镇结县农民赤卫军。农民自卫军的主要任务是保卫革命根据地的社会治安,打击土豪劣绅和反革命势力,不发军饷,自带粮食,自备武器。大部分武器以土枪为主,部分为梭镖。赤卫军平时在乡不脱离生产,注意革命理论学习和军事训练,严格遵守赤卫军纪律。军事需要时,统一行动。农民赤卫军的战士融入群众之中。 

  19303月,桂系军阀派重兵“围剿”镇结县东区的农民赤卫军,7月,生坡乡农民赤卫军又受到东区团总何国林的“围剿”,最后全军覆灭。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富有斗争精神的镇结县东区人民,在全国革命形势的影响下,他们不怕反动政府的压迫,始终坚持不屈不挠的斗争。1933年,国民党广西省当局在镇结县东区进行土地测量、测绘,确定田赋征税,颁发农户执业方单,并在都结设立了东区田赋管理处,都结豪绅农必祥任主任。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1934年春,赵维祺等人到东区的同乐、乐庄、都结、陆连等乡开展活动。4月,组织建立了同乐乡农民协会。同时,成立了有150多人枪的农民赤卫军,黄俊任队长。8月,乐庄乡组建农民赤卫军,共有80人枪,农尚业任队长。12月,都结乡组建农民赤卫军,共有120人枪,李天送、农政为领导人。19346月,中共右江下游委员会书记黄松坚为加强对各地武装力量和武装斗争的领导,派中共党员石玉碧、李纯剑到镇结县都结、乐庄及隆安县杨湾乡、平果县大隆乡一带,与在那里活动的隆安县农民赤卫军领导人陆振贤、黎光臣、许业留取得联系,协助整编农民赤卫军。1935年初,按照中共右江下游委员会的指示,陆振贤把大隆乡立岭、坡平等村和保甲乡、杨湾乡的农军联合整编为杨湾乡农民赤卫军独立团,共1000多人枪。陆振贤任团长,黎光臣任副团长,许业留任秘书长。 

  1935912,杨湾乡农民赤卫军独立团在立岭召开武装暴动动员会,会议决定98日(农历821日)举行武装暴动。具体部署是:由陆振贤、黎光臣率领杨湾乡和同乐赤卫军主攻同乐乡,然后转攻都结乡;立岭、坡平赤卫军两个连主攻大隆乡(今平果新安镇),然后到都结与陆振贤部会师,再攻打陆连乡,最后攻打镇结县国民党县府。918日,两路赤卫军按计划行动,陆振贤、黎光臣所率队伍攻占同乐乡后,立即向都结乡进发。常驻都结乡的镇结县东区田赋管理办事处主任农必祥和都结乡军政人员闻风而逃。赤卫军攻占都结乡公所和东区田赋管理办事处,烧毁了其中的粮税单、执业方单及土地测绘图等一切图单档案。当晚,立岭、坡平、杨湾赤卫军在都结会师,并召开赤卫军全体大会,宣布农民赤卫军已摧毁都结、陆连、同乐、大隆4个乡的国民党政权,并决定翌日寅卯时集中向县城进发,攻打镇结县国民党政府。会后,各路赤卫军分散投宿于都结附近村屯。 

  逃跑的东区田赋管处主任农必祥,急忙窜到国民党镇结县政府,报告东区赤卫军独立团武装暴动的消息。县长罗绍翰于18日晚,即率县民团、县特种队、县警备队共300多人枪及东区民团、土豪劣绅武装共1000多人枪,连夜赶到都结,将赤卫军驻地层层包围。由于赤卫军缺乏思想准备,又分散在各村屯,突然遭敌袭击,部分赤卫军队员牺牲,200多名被俘。之后,国民党镇结县政府率警备队、县民团、各区团练、土豪劣绅武装疯狂围捕赤卫队员。镇结县农民暴动宣告失败。镇结县东区农民暴动虽然失败了,但给予国民党反动当局以沉重打击,显示出广大农民群众敢于反抗、不断寻求真理的伟大精神。 

  三、隆安农民运动失败的主客观原因以及经验教训 

  第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隆安农民运动,在隆安历史发展长河中,是绝无仅有的,是极为悲壮而又鼓舞人心的,试想,当时如有正确的思想和路线作指导,有智慧过人、高超领导艺术的人才,有统一的规范的纪律约束,也许当时的隆安农民运动有可能成为全国的榜样之一,也许隆安的历史要改写,也许隆安人民对全国革命的贡献更加巨大。可这一切的一切,毕竟是如果,而距离可能那么遥远,究其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主观方面,一是农民赤卫军是自发组织的,缺乏应有的领导机构和领导人才;二是缺乏正确的思想和理论作指导,其盲目行动或是说革命的目的含糊不清,人们无法统一思想并为之而努力奋斗,其盲目的乱打乱斗和无统一意识的行动给农民运动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三是农民赤卫军队员农民习气严重,没有统一的规范的纪律作约束,各地赤卫军缺乏团结协作与互相配合,步调不一致,上下级之间不一致,多数表现为各行其是;四是广大农民群众没有真正动员起来,缺乏其他农民朋友的支持;五是赤卫军队员使用的武器装备多数是土枪和梭镖,战斗力低下,无法抵御反动当局的围剿;六是在开展革命斗争和军事斗争中,所需物质、人员、方案、后勤等准备不充分,这种鲁莽的行动往往导致行动的失败。在客观方面,一是当时执政的国民党政权较为牢固,相当一部分民众视农民运动为反叛行为;二是执政当局的武装力量相对强大,特别有地方豪绅和反动地主的支持,农民运动及其农民赤卫军力量显得十分单薄;三是没有邻近县农民的响应和支持。 

  其主要经验教训,一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任何地方的任何工作,包括农民运动也是如此,没有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是不行的;二是任何运动与斗争,要有正确的路线、正确的思想和正确的理论作指导,用正确的革命理论武装头脑,使全体人员认清革命的性质、对象及其任务;三是在开展农民运动和军事斗争中,要有胸怀全局,统筹兼顾、智慧过人,善于谋事,忠于组织,群众信赖,敢于吃苦,勇于牺牲的同志担任领导;四是要把群众发动起来,走群众路线,任何一项的工作必须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与支持,否则,定将会失败;五是无论是农民运动或军事斗争,其组织或团体要制定严明的政治纪律、行动纪律、战斗纪律和生活纪律,做到上下一致,步调一致,一切行动听指挥;六是加强对队伍的领导,在组织上、思想上要加强思想教育,增强所有人员的思想觉悟和革命斗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