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邕城党史 > 南宁党史概述

民主革命时期南宁党史概况

发布日期:2016-01-1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中共南宁市委党史研究室
 
星火燎原:汇入大革命运动洪流

  1925年9月,共产党员陈勉恕受中共广东区委派遣到南宁进行建党建团工作,他是在南宁活动的第一个共产党员。1926年春,陈勉恕等创建了南宁历史上的第一个中国共产党组织——中共南宁支部,由陈勉恕任书记,直属中共广东区委领导。1926年夏,中共南宁支部改为中共南宁地委,陈勉恕任书记(后由黄日葵、罗少彦接任),领导南宁及左、右江地区党的工作。

  同年8月,1921年就已入党的黄日葵从广州到南宁就任国民革命第七军政治部副主任。中共广东区委任他为广西特派员,负责指导广西党的工作。中共南宁地委书记改由黄日葵担任。不久,中共广东区委决定“暂由南宁地委兼摄省委,一面呈请中央批准”,还决定由黄日葵、陈勉恕和中共梧州地委书记谭寿林3人组成中共广西省委筹备组,由黄日葵负责。

  在国共合作的旗帜下,当时有一批共产党员在南宁国民党上层任职。他们和国民党左派一起,开办工人运动讲习所和农民运动讲习所,为开展工农运动培养骨干,大力扶持各地的工农运动。南宁的工会、农会、学生会、青年会、妇女会纷纷成立,其中南宁市总工会有6000多名会员,农民协会有7000多名会员,学生会、青年会、妇女会也都有一大批群众。反帝、反封建、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风起云涌,形成了南宁工农革命运动的高潮。在大革命时期,南宁的团员有70多人,建立了共青团南宁地委。在南宁工作过的共产党员有50多人,是广西境内党员人数最多的地区之一。此外,南宁党组织还派出干部到右江地区建立了中共恩奉特支,使党在右江地区也扎下了根。

  正当南宁的工农运动如火如荼开展的时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从4月至9月,反动派先后几次在南宁捕去共产党员23人,共青团员20人,左派群众87人,其中罗如川、雷沛涛等12名党员、邓匡等4名团员、梁六度等11名左派人士惨遭杀害。侥幸脱逃的党、团员被迫离散,南宁党、团组织被彻底破坏。

  

霜重色愈浓:在土地革命中重新崛起

  土地革命时期。在桂系李、黄、白直接统治下的广西省会南宁,我党活动极为困难,党组织屡次重建又遭破坏,但我党百折不挠,仍顽强地坚持斗争。

  1927年7月,邕宁县政府派兵围剿吴圩农民协会,杀害农民40多人,烧毁民房260多间。11月,唐光天、陈嘉良(中共党员)、文树芝等在苏圩岜鱼山揭竿而起,将各区、乡的农民自卫队整编为邕宁县农民赤卫军大队,有800多人枪,竖起镰刀斧头红旗,拉开了武装斗争的序幕。1928年初,唐光天、文树芝等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共吴、苏圩小组,领导农民武装斗争。

  1928年春,中共广东省委派雷经天到南宁恢复党团组织。于7月建立了中共南宁临时县委和共青团南宁市委。8月,中共南宁临时县委改为中共南宁市委,由胡信(胡奕卿)任书记。南宁的党、团组织恢复不久,即于9月、11月分别被破坏,胡信被捕牺牲。1929年2月,中共广西省委机关从梧州迁到南宁,在中山路光昌汽灯店设立领导机关。 4月,省委按中央决定改为广西特委,继续在广东省委领导下开展工作。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蒋介石策动俞作柏、李明瑞阵前倒戈,桂系战败。7月,俞作柏、李明瑞执政广西。为了巩固他们的统治地位,求助于中国共产党,要求我党派干部到广西协助工作。党中央和广东省委先后派了邓小平、张云逸、陈豪人等40余名干部到南宁,安排在俞、李的军政部门任职。邓小平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开展对俞、李的统战工作和兵运活动,并领导广西党的工作。邓小平等还通过共产党员俞作豫与其兄俞作柏、表兄李明瑞的特殊关系,成功地掌握了俞、李的广西教导总队和广西警备第四、第五大队的指挥权,采取多种措施开展士兵运动,加速了这些部队的改造。

  1929年10月初,俞作柏、李明瑞不听我党劝告出兵反蒋。邓小平等预料到俞、李反蒋必然失败,便争取到俞、李同意,将我党所掌握的教导总队和警备第四、第五大队留驻南宁,保存下这支队伍。10月中旬,俞、李反蒋失败。邓小平等当机立断,立即发动兵变,率领我党所掌握的这部分队伍撤往左、右江地区,后来以这些部队为基干队伍,发动了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建立了红七军、红八军,开创左、右江革命根据地。

  此期间,在中共广西特委直接领导下的南宁地方党组织也有所发展,建立了市郊、三官、那马3个区委,在城区也建立了7个支部。1929年9月10日至14日,中共广西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南宁市郊津头村雷屋召开,广西特委委员及各地代表共19人出席大会。中共广东省委代表贺昌到会指导,大会对开展武装斗争、进行土地革命等问题作出决定。俞作柏、李明瑞反蒋失败后,南宁的大部分党、团员都到左、右江地区去了,仅有少数党员留在吴圩地区带领农民武装与敌人周旋。这些农民武装几经演变、分化,一直坚持到1932年春,在受到敌人几次残酷围剿后,党员几乎全部牺牲了,斗争才停止。而党员唐光天所领导的一支农民武装,则转战到十万大山,一直坚持到1936年1月唐光天牺牲后才解散。

  1931年后,吴圩是广西地下党还能活动的少数几个重要据点之一,广西特委改为郁江特委后于9月将领导机关迁到南宁,加强了吴圩地区的工作。1932年春,敌人派重兵围剿吴圩,我党组织遭严重破坏,活动再次中断。广西党组织从此与上级失去联系。

  1934年秋,从玉林、兴业撤到南宁隐蔽的共产党员杨守真、唐敬中自觉地在南宁发展党、团员,在广西普及国民基础教育研究院中建立了党支部和团支部,又在南宁恢复了党的组织活动。1935年夏,他们与原中共郁江特委委员陈岸取得联系,成立了中共邕宁县委,先后由杨守真、李志坚、徐敬五等担任书记。中共邕宁县委以几所学校为重点,大力发展党、团员,扩大党的组织。

  1936年秋,中共南方临时工委找到了广西党组织,广西党组织与上级中断了4年之久的联系得以恢复。

  1936年11月,中共广西省工委成立,将领导机关设在南宁,为加强对城市的抗日救亡工作领导,撤消中共邕宁县委,成立了中共南宁市委,先后由彭懋桂、林鹤逸任书记。此后,南宁党组织进入新的发展时期。

  

共御外侮:抗日救亡烽火中的中流砥柱

  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二次合作,但桂系当局仅与中共上层合作抗日,却不承认我党广西地方组织的合法地位,因此,南宁党组织仍然处于被压制,被打击的境况。

  1937年9月和1938年5 月,中共南宁市委曾两次遭受破坏,但各支部仍能继续活动。1938年秋,中共广西省工委从南宁迁往桂林,在南宁则建立邕宁中心县委领导南宁及附近各县的党组织,由林鹤逸任书记。1939年7月,中共中央南方局为巩固与桂系的统战关系,决定缩小广西党组织的目标,撤消了中共广西省工委,分别成立桂林、南宁、梧州3个特别支部分管广西各地区的工作,均由中共中央南方局桂林办事处(设在桂林八路军办事处中)的曹瑛(石磊)单线直接领导。中共南宁特支由黄书光任书记。中共邕宁中心县委撤消。南宁特支领导南宁各支部及桂西南一带党组织的工作。1940年夏以后,广西学生军中的中共组织也归南宁特支领导。随着国民党顽固派加紧制造反共摩擦,中共中央南方局桂林办事处也被迫撤离广西,在撤离之前,决定撤消桂林、南宁、梧州3个特支,1940年底,恢复成立了中共广西省工委。1941年2月,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到南宁巡视,将南宁特支改为中共桂西南区特委,由彭维之任书记。特委驻南宁,继续直接领导南宁各支部及桂西南地区的党组织。1941年底,中共桂西南区特委重建了中共南宁市委,指定何日先为书记。由于广西的政治环境逐渐恶化, 1942年2月,中共广西省工委撤消实行委员制的桂西南区特委,设特派员负责桂西南区党的工作,中共桂西南区正、副特派员黄书光、覃桂荣2人均驻南宁,直接领导南宁各党支部,南宁市委仅领导个别支部的工作。

  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心任务是抗日救亡。在抗战时期初期,中共南宁组织根据城市抗日救亡工作的特点和需要,侧重于抓城市工作,侧重于在知识分子和学生中发展党员。党组织指导党员团结进步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通过办刊物、写文章、演剧、演讲、歌咏等形式宣传抗日救亡,宣传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同时发起各种的募捐、义卖、义演活动,筹集资金支援前线。在我党的领导和发动下,南宁青年的抗日情绪空前高涨,形成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群众运动。不少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在参加抗日救亡活动中加入中共组织 。

  1938年11月,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广西学生军,南宁党组织按上级指示派遣党员参加。到1939年,南宁的大部分中等以上的学校已陆续转移到外地上课,留在南宁的党员人数逐渐减少,为了适应新形势,南宁党组织开始把工作重点转到开辟敌后工作上来。1939年11月,在南宁沦陷前夕,南宁党组织策划并推动南宁民团指挥部组建了南宁战时工作团。在15名中共党员带动下,上百名爱国青年参加南宁战工团。党员在其中担任了副团长、秘书、干事、队长等职务,并在战工团中建立了中共支部。南宁沦陷后,南宁党组织的工作重点主要放在领导广西学生军和南宁战工团的基层组织开展敌后工作上。由于中共党员的骨干作用,广西学生军和南宁战工团在前线和敌后都做了大量的抗战工作,对民宣传、战时服务、支援前线等等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在政治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对广西的抗战起了积极的作用,成为进步的抗日救亡团体。1940年10月底日军退出南宁。其后南宁各学校陆续迁回,加上南宁战工团和广西学生军解散后,不少中共党员和积极分子到南宁的学校复学,或到各机关、团体工作,党在南宁的力量再次得到增强,抗日救亡活动掀起了新的高潮。

  从1937年到1942年,南宁先后共有过中共支部41个,共有党员400多人,是南宁地下党历史上拥有党员人数最多的一个时期。

  1942年7月9日,国民党广西当局在桂林大肆搜捕共产党。原中共桂西南区特委书记彭维之于中旬在桂林被捕。后来彭维之叛变,供出了南宁、武鸣一带的党组织及党员名单。1943年1月15日,广西当局制造了“一·一五”事件,在南宁逮捕中共党员51人。没有被捕的党员紧急撤离南宁。桂西南区党的工作重点转到桂西农村和桂越边境。在南宁的中共组织均解体,中断活动,仅有个别党员留在南宁隐蔽。

  

迎接解放:冲破黎明前的黑暗

  1946年6月,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撕毁国共停战协定和全国政协决议,向中原解放区发动进攻,全国内战爆发。此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了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此时,南宁的中共组织尚未恢复,仅有党员的个人活动。

  1947年2月,国立桂林师范学院内的党组织随校迁到南宁,南宁又有了中共组织活动。师院党组织由中共桂柳区工委领导。同月,中共粤桂边工委右江特派员覃桂荣到南宁将“一·一五”事件后隐蔽在南宁的党员组织起来,成立中共南宁特支,特支由覃桂荣直接领导(后由中共右江地委领导)。从此,南宁同时存在着两个不同领导系统的党组织,分别进行活动,各自按上级的布置开展工作。

  师院党组织侧重于领导和发动城市爱国民主运动。曾于1947年5、6月间发动“护院”运动,于 1949年2月至5月,发起“反黄华表”运动。这两次民主运动都惊动到国民党南京政府,使教育部不得不派员来南宁处理。中共南宁特支侧重于开展农村武装斗争,在邕宁农村建立4个中共区委,组织起共有400多人枪的武工队,自编为“滇桂黔边纵邕江支队”,以下辖3个团的建制名义对敌作战。邕宁县属各区、乡农村大多成为南宁特支武装队伍的活动据点。

  1949年7月,在南宁师院党组织的基础上成立中共南宁城工委,梁健为书记。9月,南宁特支奉命将全部组织移交中共粤桂边区党委十万山地委领导。十万山地委派严秋接管南宁特支在邕宁农村的党组织及武装,派阮洪川接管南宁特支及其在城市的党组织。10月,阮洪川主持成立中共南宁市工委,阮洪川任书记,原中共南宁特支撤消。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广西解放为期不远。南宁党组织布置所属党、团员、爱青会员开展城市调查,获取了大批重要资料,同时向敌人发起猛烈的宣传攻势,鼓舞了人民斗志,瓦解了敌人士气。11月6日,解放广西战役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6个军、第二野战军3个军由湖南、广东、贵州分3路向广西进军。我南宁地下党在发动工人、学生护厂护校的同时,及时开展统战策反工作。在解放大军逼近南宁的震慑下,地下党的统战策反工作取得很大成绩,南宁警察局、护商大队、华中长官公署直属工兵团、二二九师山炮连等部2000多人在其长官带领下投向人民。工兵团封存了准备用于毁城的数十吨炸药,警察局、护商大队的武装在地下党的指挥下,担负起保护南宁、维持治安的任务,挫败了敌特准备破坏电信局、水电厂及其他重要设施的阴谋。撤到南宁的中国、中央、农民、交通、广西等银行的经理也封存了全部资金等待接管。1949年12月4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116师347团解放南宁,结束了国民党在南宁的统治。南宁回到了人民手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