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党史宣教 > 领袖论党史

邓小平同志论党史

发布日期:2016-01-1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中共南宁市委党史研究室编
 

  “接受历史教训,是为了今后的工作,但不是把历史上可能做的,机械地搬到今天来运用,而要看今天的具体条件,来决定如何去做。”

  ——《根据地建设与群众运动》(1943年2月20日),《邓小平文选》第1卷第69页


  “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为什么提出整风号召呢?我以为这是毛泽东同志在总结了党的二十一年历史的经验教训之后,特别是研究了党的现状之后,提出来的使党进一步布尔什维克化的方针,使党在思想上更好地武装起来、一致起来,顺利地领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方针。”

  ——《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1943年11月10日),《邓小平文选》第1卷第87页


  “通过这个决议对过去的事情做个基本的总结。还是过去的话,这个总结宜粗不宜细。总结过去是为了引导大家团结一致向前看。争取在决议通过以后,党内、人民中间思想得到明确,认识得到一致,历史上重大问题的议论到此基本结束。”

  ——《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1980年3月19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2页


  “没有中国共产党,不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不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今天我们的国家还会是旧中国的样子。我们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成就,都是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分不开的。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许多青年缺乏了解。”

  ——《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1980年10月25目),《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9页


  “现在我们的干部中很多人不懂哲学,很需要从思想方法、工作方法上提高一步。……总之,很需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了。也要学点历史。青年人不知道我们的历史,特别是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的历史。”

  ——《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1981年3月26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3-304页


  “我看应当搞学习运动,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同志的著作,这个学习必须联系中国革命的历史,这样就能了解党是怎样领导革命的,了解毛泽东同志有哪些功绩,使大家知道中国革命是怎样成功的。”

  ——《关于反对错误思想倾向问题》(1981年3月27目),《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81页


  “这个历史(指从鸦片战争以来的历史——编者注)告诉我们,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行,中国除了走社会主义道路没有别的道路可走。一旦中国抛弃社会主义,就要回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不要说实现‘小康’,就连温饱问题也没有保证。所以了解自己的历史很重要。青年人不了解这些历史,我们要用历史教育青年,教育人民。”

  ——《用中国的历史教育青年》(1987年2月18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06页


  “我们党的发展,走过了曲折道路。很长时期比较顺利,但也犯过这样那样的错误……我为什么讲这个历史?因为我们现在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在总结了成功时期的经验、失败时期的经验和遭受挫折时期的经验后制定的。历史上成功的经验是宝贵财富,错误的经验、失败的经验也是宝贵财富。这样来制定方针政策,就能统一全党思想,达到新的团结。这样的基础是最可靠的。”

  ——《改革开放使中国真正活跃起来》(1987年5月12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34-235页


  “我是一个中国人,懂得外国侵略中国的历史。当我听到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决定要制裁中国,马上就联想到一九○○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历史,七国中除加拿大外,其他六国再加上沙俄和奥地利就是当年组织联军的八个国家。要懂得些中国历史,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精神动力。”

  ——《振兴中华民族》(1990年4月7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57-358页


  “我们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同志历来重视具体的历史条件,重视从研究历史和现状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指导革命。那种否定新的历史条件的观点,就是割断历史,脱离实际,搞形而上学,就是违反辩证法。”

  ——《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78年6月2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21页


  “在分析他(指毛泽东,编者注)的缺点和错误的时候,我们当然要承认个人的责任,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分析历史的复杂的背景。只有这样,我们才是公正地、科学地、也就是马克思主义地对待历史,对待历史人物。”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72页


  “评价人物和历史,都要提倡全面的科学的观点,防止片面性和感情用事,这才符合马克思主义,也才符合全国人民的利益和愿望。”

  ——《目前的形势和任务》(1980年1月16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44页


  “……重大历史问题的解决宜粗不宜细。我这里不只是讲某一个具体的案子,而是讲总的历史问题,包括将来要写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太细了不妥当。”

  ——《坚持党的路线,改进党的工作》(1980年2月29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77页


  “对建国三十年来历史上的大事,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包括一些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要做出公正的评价。”

  ——《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1980年3月19目),《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2页


  “我们过去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是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即使像毛泽东同志这样伟大的人物,也受到一些不好的制度的严重影响,以至对党对国家对他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这个教训是极其深刻的。不是说个人没有责任,而是说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这种制度问题,关系到党和国家是否改变颜色,必须引起全党的高度重视。”

  ——《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1980年8月18目),《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33页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工作的评价,一定要充分肯定三十一年来的巨大成绩;缺点、错误要进行严肃的批评,但决不能说得一团漆黑。就是“文化大革命”这样严重的错误,它的确被反革命集团所利用,但也决不能简单地把这整个历史事件说成是‘反革命’。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这种实事求是的立场。

  同样,毛泽东同志的功劳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这个估计是合乎实际的,决不能加以怀疑和否定。毛泽东同志的错误,决不能归结为个人品质问题。如果不是这样看问题,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很明显,感情用事地把他的错误说过头,只能损害我们党和国家的形象,只能损害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威信,只能涣散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团结。”

  ——《贯彻调整方针,保证安定团结》(1980年l2月25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65-366页


  “我熟悉我们党从开头到现在的历史,对许多重大事件的历史过程都比较了解。总结历史,不要着眼于个人功过,而是为了开辟未来。过去的成功是我们的财富,过去的错误也是我们的财富。”

  ——《总结历史是为了开辟未来》(1988年9月5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72页


  “如何评价党的历史这个问题,我们有,你们也有。每个党、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只有采取客观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分析和总结,才有好处。”

  ——《总结历史是为了开辟未来》(1988年9月5目),《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72页

分享到: